找回密碼  

每天為您奉上深度的熱點財經、商業、科技、時尚等資訊,同時也可關注我們其他社交平臺!

今日熱點 門戶 熱關注 文化 查看內容

讓靈魂詩意般棲居于肉體內

摘要:日前,“陽光照亮”徐德凝詩歌朗誦會在大連精彩上演。這場“聽覺文化”與“視覺文化”交相輝映的詩歌盛宴不僅震撼濱城,更在此后一段時間里持續發酵。有分析人士指出, ...

作者:張博淳

(詩人徐德凝)

日前,“陽光照亮”徐德凝詩歌朗誦會在大連精彩上演。這場“聽覺文化”與“視覺文化”交相輝映的詩歌盛宴不僅震撼濱城,更在此后一段時間里持續發酵。有分析人士指出,“陽光照亮”已不僅僅是一種詩歌回歸的文化現象,更是一種心靈回歸的社會現象。徐德凝的詩因罕見的樸實而異常珍貴,他是一位布道者,用自己的詩凈化凡間;他是一位堅守者,數十年從未離開;他將詩歌融入生活,融入生命,無論貧窮還是富有,無論身處順境還是逆境,都不改初心,不但成就了自己一顆晶瑩剔透的詩心,更點亮了無數迷茫者心中的那盞明燈,讓生活變得簡單快樂,讓生命更有意義……

歸去來兮  用詩布道

朗誦會上,一首由徐德凝作詞,曾以《十五的月亮》、《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等膾炙人口的歌曲,唱響一個時代的著名作曲家鐵源先生譜曲的《天地之間》,讓眾多觀眾都聽到了自己內心深處的聲音——藍天下,詩的翅膀讓我們翱翔;大地上,詩的車輪讓我們奔馳……

感悟共鳴中,我們似乎一下子回到了上個世紀的80年代,那是一個純真的年代,是一個屬于詩歌和夢想的年代。那時候,書店里只有書香;那時候,送給姑娘最好的禮物就是一首用藍色墨水寫下的小詩;那時候,我們可以穿著破了洞的背心,在朗朗星空下和朋友徹夜長談,關于信仰、理想,關于親情、友情,還有愛情和未來……所有那些我們曾經堅信不疑的美好。在那個詩歌的春天,白衣飄飄的年代,詩人被置于社會職業聲望列表的頂端,與科學家同享榮耀。70年代末80年代初,全國有數十萬年輕人被卷入詩歌大潮。徐德凝就是在這個時候開始他的詩歌創作的。然而上世紀90年代初,經受了商品文化轉型的社會震蕩,不少詩人下海弄潮,越來越多文藝青年遠遠離開了書桌和書店,賺錢和花錢變得比任何事情都更加重要,“談戀愛寫詩”被很多女孩兒當成了笑話,她們變得越來越物質化,而她們的下一代則把金錢當成了衡量一切的標準,最終陷入一種可怕的病態。

此時的徐德凝卻從未離開,他依然在創作,在和自己的“小本子”交談,詩歌成了他創業征途上最好的知心朋友,讓他活得越來越瀟灑,越來越通透。當下,我們的物質生活越來越豐富,心靈卻越來越空虛,生活越來越不開心。這究竟是為了什么?在徐德凝先生的詩作中,我們找到答案——因為我們病了,對物質享受無限制的過度追求,不僅污染了環境,更染污了人們的心靈,讓我們陷落在紙醉金迷之中。

徐德凝像一位獨行俠,帶著自己匡復天下的理想,用一首又一首美好的詩篇,去慰藉人類浮躁、干枯、絕望的心靈,引導我們找回曾經的美好,曾經的信念,回歸那個詩歌情懷的純真年代,那個追逐理想的世界。

歸去來兮,我們需要詩歌,我們需要活著的意義,我們需要存在的價值——“在那奔忙的時候,為什么不停下腳步看一看……生活有詩也有遠方……美好的未來,并不遙遠。”

   國學大師馬一浮先生說,六藝之教,莫先于《詩》。徐德凝正是傳承了古人的“詩教”思想,因為堅守內心,他將詩歌寫到極致,也將自己活成了奇跡。他不僅成為古建筑修復和仿古建筑業界的翹楚級人物,更成為一位家喻戶曉的民間詩人。他的作品膾炙人口,總給不同人以亟需的正能量,使之得到教化。

用一位評論家的話來說,“他的作品深入淺出,既平易近人,又不曲意迎合世俗;既保留了上世紀80年的風骨,又有所創新,充滿了正能量和浩然之氣,讀完之后,仍舊感覺蕩氣回腸,令人回味無窮。”

詩化人生 德行合一

如果說詩歌合方為佳作,那么我們談徐德凝先生的詩作,就不能不談到他充滿傳奇色彩的人生經歷,以此來展示他的人和詩的兩個方面,即人和詩渾然一體的詩化人生。

與共和國同齡的徐德凝,出生在一個孝義傳家的傳統家庭,爺爺一生勤勞儉樸,樂于助人;父親在村中扶危濟貧,修橋補路,瞻養無兒無女的叔父老兩口;母親在“三年自然災害”期間,盡量讓老人多吃糧食,自己只吃野菜……民之本教曰孝,正是這種植根于中國傳統倫理文化的好家風,為徐德凝日后成為一位有大愛、大德、大情懷的詩人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詩人的創作往往具有強烈的主觀色彩,一位杰出的詩人,必須忠誠于自己的心靈,這是其作為詩人必須具備的最基本的素質。改革開放之初,徐德凝帶著改變家族命運的美好愿望,憑借一手精湛的木工技藝加入了建筑工程隊。此后不久,他毅然辭去副經理職務,同12位弟兄一起來到沈陽,立志要在古建筑行業干一番大事業。如今,他修復的那些承載著中華文明印記的古建筑大都成為了旅游熱點,吸引著越來越多的游客。

一位杰出的詩人不僅要進行書面的寫作,更要把他的文學主張變成一種行動。推崇“陽明之學”的徐德凝不僅立志要做一個知行合一的詩人,更要做一個德行合一的詩人。國無德不興,人無德不立。在徐德凝的詩歌中,有很大一部分篇幅是對祖國山川景觀的贊美。不少人說,他的風景詩是一幅幅簡練而凝重的山水畫。而徐德凝的古建園林作品,卻是一首首凝固的小詩。正是詩的熏陶,才誕生了一件件生動自然、詩一般美好的作品,正是勞動的快樂,才感發出一首首至真至誠的詩。徐德凝更是一位人生思考者。從他那富有哲理的詩,從徐德凝對生活對人生的感悟,可以感受到此言不謬。他把自己的人生目標定為“立德、立言、立業”。立德,徐德凝要求自己事事以德為重,他從懂事以來,沒有頂撞過父母;結婚幾十年,和妻子沒有紅過臉;與兄弟三人共事數十載,從未發生過爭執。在村屯鄰里間,徐家兄弟孝敬老人、團結和睦已成為美談。即使在進城以后,鄰里鄉親有什么三災兩難的,他總是樂于伸出援手。

與此同時,徐德凝還以“簡化生活”作為踐行老子“人與自然、社會生態平衡”之道的具體行動。他說:“我不愛轉瞬即逝的紅顏,我只愛粗茶淡飯,人要活的灑脫,生活樸素、簡單。不把復雜的事情,放在心間。金錢、名利和地位,都是身外之物,有意義的人生從不把它們當作盤纏。”這些無疑是對當前人類迷戀于占有日益增多的的物質財富,對自然進行了無休止的掠奪,撕裂了人與自然原有的和睦關系,導致了人與自然緊張對抗而開出的一劑清涼劑。

家國情懷 真詩洗心

自古以來能夠流傳下來,被人們津津樂道的詩歌,都是融入家國情懷的。正是因為詩人們將自己的命運與家國命運緊緊地聯系在一起,詩中所體現的人生思考、生命態度,是和國家、世界、宇宙聯系在一起。徐德凝先生的詩歌就充滿了這樣的大情懷——“風雨家國,靠的是靈魂至上,一個民族的正氣,是不倒的山崗。”

新時代,各種文化的、社會的、生態的問題,這必定要求生活在這一空間里的人類去關注與思考。徐德凝先生關注人類的命運和人類的生存狀態,視為自己的責任。他在家、國、天下的哲學命題中,覓得生命的真諦——精忠報國,孝義持家。他堅信——“找治世秘方不用東奔西走,中華傳統道德里什么都有!中華民族的傳統道德要與世共存!”

古人說,“今真詩乃在民間”。什么才能稱得上是真正的詩歌?一是要有真風骨;二是要有真情感;三是要有真語言,率真、接地氣。

縱觀徐德凝先生的詩作,完全符合這“三真”的標準,因為他不僅是一個天性率真,歷經磨礪而矢志不渝的詩人,更將詩歌融入了自己整個生命——

詩歌已融入生命我已離不開詩歌,

每天早晨洗漱后就拿起筆來寫作,

利用詩情洗心。

通過洗心讓我心明眼亮清晰了方向而不惑。

我的一些同行朋友掉隊丟魂落魄,

而正是因為詩歌匡正了我,

并為我留下走過的世界,

人生越走越快樂!

我們不禁要說,其實徐德凝先生自己活得就像一首詩,他一直生活在那個距離我們最近的美麗遠方。

在徐德凝先生看來,詩歌是一種不朽的“靈魂形式”,無時無刻不在撫慰著人類的心靈,給人類的靈魂注入善和美在人類主觀世界與客觀外部世界架起來的一座橋梁,他用對愛與美進行詩意觀照,用對體與用進行全心投入的哲學思考,為我們探尋出一條通向遠方的路。他的每一首詩都如同一股清流,洗禮心靈,凈化靈魂。

所有這些,在詩歌與生活,精神與物質,道德與利益漸行漸遠的當今社會,顯得尤其重要。新時代需要更多清凈真如的徐德凝,有他們在,心靈的明燈就一直亮著,會幫我們指明回家的路;有他們在,陽光就一定會照耀遠方,那是我們靈魂的歸宿。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會員評論

已有0人參與

返回頂部
全年固定出特公式规律围攻法